永續新鮮事

文章分類按鈕

【企業誠信系列】行動二:促進與第三方的誠信夥伴關係

組織必須完全信任與之合作的第三方,而這種信任需建立在基於風險、縝密設計的篩選程序上,並且應始終如一地施行。

COVID-19已嚴重破壞了供應網路,自危機爆發以來,有94%的Fortune 1000強企業表示其供應鏈發生變化,他們從原有的供應鏈轉向與新的合作夥伴、國家、來源和供應商發展。
我們的研究顯示,由這場危機引起的供應鏈瓦解,被視為是對業務誠信的最大威脅之一,有28%的受訪者表示這是其業務中道德行為的最高風險之一。當組織在確保業務連續性的壓力下做出響應時,他們可能會因為與具有不同道德價值觀的新第三方合作,而使自己面臨未知的風險。

在全球大流行病之前,組織就在第三方的實踐上,面臨與誠信相關問題的挑戰,例如:受益所有權、現代奴隸制度和制裁。
隨著組織開始重建,從大流行病轉而面對更為嚴峻的經濟環境,他們可能更傾向於視而不見與第三方有關的不道德行為,但無論是在流程和程序上偷工減料,還是故意合謀參與不道德或非法行為以幫助組織生存,代價都是很高的。
許多司法管轄區指出,組織應對第三方的行為負責。實際上,在《美國反海外腐敗法》(FCPA)的違法行為中,有90%是包括第三方的行為。

然而,儘管道德的第三方管理對於組織至關重要,我們的數據卻顯示出,組織在這方面是失敗的,只有34%的公司對他們的第三方非常有信心,相信他們的第三方-包括供應商、合作夥伴或顧問均遵守相關法律、行為準則和行業法規。這是令人擔憂的,表示在審查和管理方面顯然缺乏徹底性。特別令人擔憂的是,受訪者把忽略第三方不當行為視為是他們為個人謀取私利時,最常做的不道德行為。

只有34%的公司對他們的第三方非常有信心,相信他們的第三方-包括供應商,合作夥伴或顧問-均遵守相關法律,行為準則和行業法規。

可以透過類似主動監視程序等實際的方法,防止第三方的不當行為,特別是在重置供應鏈時。
-Emmanuel Vignal (EY Asia-Pacific Forensic & Integrity Services Leader)

在所有受訪者中,只有13%以上的受訪者會忽略第三方的不道德行為,但在董事會成員中,這一數字達到了20%,這樣的結果將使股東對董事會成員的信心帶來不利的影響,也增強了對董事會變革的需求。
忽視第三方的不當行為對組織而言是個巨大的風險,如技術龍頭已經因其海外供應商所施加的工作條件而遭受抨擊。
在管理第三方時,個人與公司對誠信的承諾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重要。
組織也可以透過要求第三方對自己的誠信水準負責,來保護自己免受風險,藉由基於風險的相應方法來參與和管理,達成目的。

誠信與併購

不僅供應鏈會為組織帶來第三方風險,在收購、與其他組織合作或投資其他組織時,也可能面臨巨大風險。
我們的研究顯示,有95%的受訪者認為,與誠信相關的風險在進行交易時是最為嚴重的,我們的調查也顯示出,網路安全是進行併購交易時的最大風險(20%),因此,在收購或與另一個組織合作時,組織必須確保第三方遵循嚴格的安全和隱私條例,因為如果不這樣做,組織可能會面臨風險。

而組織在進行併購時會面臨的其他主要風險因素則是會計操縱(17%),和隱藏的高風險關係(17%)。
自從2018年,杜拜的私人股份公司Abraaj Capital Ltd.的醜聞曝光並隨後倒閉後,這個例子就被業內人士視為一記「警鐘」,要求投資者加強其盡職調查程序,這將有助於發現在復雜關係中的利益衝突。
隨著投資者開始再次向新興市場尋求更大的回報,誠信在併購盡職調查中有著非常重要的作用,19%的組織表示,被收購組織的管理階層的誠信,是與組織的購買、投資或合作相關的最大風險之一。
在承認不道德行為可能產生的影響時,一些組織在其併購交易中包含所謂的「 #MeToo條款」,讓其目標組織聲明他們的個人行為記錄是清白的。

問題: 在以上的風險中,您認為在收購、與其他組織合作或投資其他組織中,哪三項的風險最大?

組織必須評估併購中各方的誠信度,但我們的數據顯示,不到31%的組織對聲譽和誠信進行盡職調查,只有25%的組織進行賄賂和腐敗的審查,顯示出這方面的達成率仍然不夠,隨著投資者從流行病中存活下來,評估他們目前的潛在機會,必須格外謹慎,以確保其誠信不因與第三方相關的不當行為而受到損害。

問題: 如果有的話,您的組織在購買另一個組織時會執行以下哪項動作?

enlightened圖片來源:Global Integrity Report 2020

mail文章原文:《安永2020全球誠信報告:是時候揭露企業誠信?》

yes編譯:台灣企業永續研訓中心(C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