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續新鮮事

文章分類按鈕

歐盟新《永續財務揭露規範》反投資市場「漂綠」

 

歐盟首次發布的《永續財務揭露規範》,受到投資機構強烈的反彈。最終版的規範將實施的期程延後,規範標準也降低。

 

大型基金投資機構橫下心,為歐盟新發布的「反漂綠」規範做準備。該項規範影響範圍廣泛,2021年3月10日實施之後,基金投資機構全球的業務可能都將受到影響。

 

「漂綠」(Greenwashing)意指,當一檔基金為自身貼上「對環境友善的」、「永續的」等標籤,意圖誤導、並吸引具有環境意識的投資者。那些「漂綠」的術語,誇大一項投資案真實的環境效益,是「永續金融」倡議者的眼中釘。

 

該《規範》要求投資機構以18項指標(metrics)清楚向外界說明,機構有無檢視投資案的環境和社會衝擊。投資機構也可以選擇說明,為何機構目前並不考量某些指標,如「溫室氣體排放」、「性別薪資差距」等。不過,等到2021年6月30日,員工逾五百人的投資機構將不再有這個選項:他們必須發布公開聲明,宣告機構正在檢視投資案的負面衝擊。

 

 

 

那些「好的」和「沒那麼好的」永續投資案

 

「截至今日,對於永續投資,機構投資人和資產管理者基本上可以想怎麼說,就怎麼說」,Bård Bringedal說。Bringedal是Storebrand──挪威最大的私人資產管理公司──的投資長(chief equities investment officer)。「但在《永續財務揭露規範》(Sustainable Finance Disclosure Regulations)生效之後,我們就必須記錄和揭露相關的細節。這將有助於末端投資人(end investors)區分『好的』、及『沒那麼好的』永續投資案」。

 

歐洲金融業一開始對於新《規範》的反應兩極。當歐盟一開始發布較嚴苛版的《規範》時,資產管理公司等機構批評,該《規範》的要求過於嚴苛,以及揭露18項指標所需的數據,目前可信度仍然太低。評論指出,他們被要求蒐集目前根本不存在、或未達「投資等級」的永續發展數據(sustainability data)。上述反對聲浪促使歐盟延後《規範》生效的日期,並切分為兩階段進行:

 

■   2021年3月生效的規定

■   即將於2022年及2023年生效的、要求更為嚴格的規定

 

▼ 2022年1月之前,所有「員工逾五百人」的投資機構、及選擇宣告永續投資考量的小型投資機構,必須以載明細節的方式、出版該機構的永續策略和工作流程。並於2022年1月之前,開始蒐集該機構所投資的企業的永續發展數據。

 

2023年6月30日之前,基金和資產管理公司必須發布蒐集的數據。自彼時起,數據必須於每年6月30日更新。

 

 

 

《規範》揭露標準降低

 

歐盟最終版的《永續財務揭露規範》將強制揭露的指標數量,由47項降至18項。

 

歐盟立法者表示,未來,每檔基金和投資組合的揭露報告,將如同一張截圖,簡要呈現該投資案在18項指標的環境和社會衝擊。各項指標牽涉的範圍和複雜度不同:指標可能檢視「投資組合的企業董事會的男女比例」,或檢視某投資案是否侵害生物多樣性。要回答上述問題,投資機構需要審視企業的營運狀況。企業「對環境造成侵害」可能是「干擾生態系的重建」,也可能是「破壞保護區」,如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劃定的世界遺產(World Heritage Site)。

 

歐盟立法者一開始提案的《規範》涵蓋47項指標。但是,歐洲「投資與資產管理產業」的遊說組織「歐洲基金暨資產管理協會」(Efama,European Fund and Asset Management Association)主張,如此冗長的列表將混淆客戶,讓客戶無法專注於對投資決策有用的資訊;無法增強投資人進行永續投資的能力,還增加投資機構法遵的成本。

 

對《規範》原始提案的反彈聲浪,促使歐盟將強制揭露的指標數量降至18項,取消強制的指標如「大面積砍伐樹林」、「童工及人口販運」等。現在,強制揭露的指標中,12項是環境指標(原本21項),6項是社會指標(原本26項)。強制數量下降之後,投資機構也必須從剩餘的36項中,額外選擇2項指標進行揭露。「雖然實施的時程仍然很緊迫,但至少是可行的」,Efama的法令政策顧問Giorgio Botta說。歐盟立法者也於最終版的《規範》中表示:「標準降低的《規範》涵蓋的指標更全面,更符合各產業的現況和需求,也更能配合目前相關數據的可取得性」。

 

 

 

各界看法

 

Vanguard Group(先鋒集團)是幾個抨擊《規範》原始提案的美國大型基金投資機構之一,旗下管理超過6兆美元的資產。「最終版的《規範》有明顯的改善」,Vanguard Group表示。「這份經修正的技術規範小心地在『有效降低漂綠的揭露規範』和『企業永續報告的可得性、品質、數據可信度』之間取得平衡」,Fong Yee Chan說(Vanguard的歐洲區ESG策略首席)。

 

許多投資機構仍舊對於「數據的可取得性」感到擔憂,認為企業分享的永續發展數據仍相當缺乏,因此更希望能在規範投資機構之前,對企業的永續資訊揭露進行規範。不過,首先規範投資機構對Olivier Carré(PricewaterhouseCoopers Luxembourg的金融服務首席,具研究法令規範20年的經驗)來說沒什麼問題:「就因為ESG數據尚未成熟到符合信用等級,也不代表歐盟應該停止施行相關規範。我們不應該讓相關數據尚未成熟的事實,阻擋我們改善現況的步調。」

 

遵行《規範》並不容易,但不遵守可能會遭受罰鍰、訴訟費用,並破敗名聲。「國家能夠以罰鍰、公開指責,甚至撤銷行照來貫徹《規範》」,來自法律事務所Linklaters的Julia Vergauwen說。Vergauwen 強調,投資機構不應低估不遵守《規範》可能對聲譽帶來的不良影響,特別是投資人格外關注ESG議題的現在。

 

歐盟這項《永續財務揭露規範》不僅與歐洲的投資機構有關。大部分總部位於紐約或香港的大型資產管理公司也於歐洲進行交易、於歐洲販賣基金。「他們也將受到壓力,必須揭露投資案的永續發展數據,即便那些投資標的不在歐洲」,Sean Tuffy表示(花旗銀行的「市場和法令情報首席」─Head of Market and Regulatory Intelligence)。許多基金經理人與Tuffy抱持相同看法:「這些《規範》早就跨出歐洲,具有全球的影響力」,Invesco的ESG全球首席Cathrine de Coninck-Lopez說。

 

 

 

統合「永續報告書」的揭露準則?

 

歐盟「反漂綠」的新規範,可能促使其他立法者開始統合永續報告書的揭露準則。「歐盟制定的規範常常能刺激亞太地區的立法者,視歐盟為制定永續投資規範的參考」,Michael Baldinger說(UBS資產管理公司的「永續和影響力投資首席」),「亞洲地區的政府和投資人對綠色金融越來越重視,而歐盟的《規範》能為資訊揭露準則提供一盞明燈,刺激亞洲地區在ESG領域的發展」。〈晨星〉(Morningstar)的數據顯示,不包含日本的亞洲地區2020有79億美元的資金流向ESG基金,遠超過2019年的8.1億美金。

 

國際間永續發展數據的統合,將有望解決部分投資機構口中「企業尚未提供新《規範》所需的數據」的問題。「把要求企業提供相關數據的責任放到投資機構身上,是一個很有力道、能有效刺激數據產出的作法」,Wolfgang Kuhn表示(英國非營利組織ShareAction的「金融業策略經理」─Director of Financial Sector Strategies),「要求企業提供相關數據是投資人的責任,畢竟投資人是企業的實際擁有者。如果企業的管理層不願意提供,投資人投票開除他們便是」。■

 

 

 

enlightened 圖片來源:The Wall Street Journal

mail 文章原文:Fund Managers Brace for Europe’s New Anti-Greenwashing Rules

yes 編譯:台灣企業永續研訓中心 (C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