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趨勢

文章分類按鈕

日本銀行龍頭力挺轉型金融,但國際標準仍不明

 

 

身為有氣候意識的投資人,你可能效仿歐洲的銀行自高碳排產業撤資。不過,日本全國銀行協會(JBA)主席高島誠示警,一昧自「棕色產業」撤資,可能阻礙高碳排產業邁向碳中和,危及控制升溫2°C內的目標。儘管日本力挺轉型金融,在國際標準不明的情況下,市場憂心轉型金融可能有漂綠的風險。轉型金融怎麼「轉」?哪裡重要?本文帶您一塊了解。

 

 

 

身為一位有氣候意識的投資人,你可能會效仿歐洲的銀行自高碳排產業撤資,轉將資金投入綠色金融。不過,日本全國銀行協會(JBA)主席高島誠示警,一昧自「棕色產業」撤資,可能阻礙棕色產業轉型,使鋼鐵、化學、航空、航運、水泥、化石產業等高碳排產業無法獲得達成碳中和所需要的資金。

 

轉型金融(transition finance)這種逐漸興起的融資方式,為借款方(通常是高碳排產業)提供資金,向淨零經濟轉型。華爾街也曾預測,2021年將是轉型債券(transition bond)大紅大紫的一年。但從2017年中至今,根據S&P Global的數據,全球發行的轉型債券僅57億美元。(相比之下,日前僅僅Amazon自己發行的債券便達185億美元,其中有10億美元用於環境和社會專案中)。

 

轉型金融市場發展停滯,部分反映了全球對於「什麼才能稱做『轉型』金融」缺乏共識。「轉型金融」定義和適用範圍不明確的現況,也使外界抨擊「轉型金融」可能有漂綠(greenwashing)或「漂『轉型』」(transition-washing)的嫌疑。

 

 

要不投資「綠色」,要不撤資?

 

議和(engagement)、而非直接撤資,是日本政府和放款人主要採取的方式。「市場上往往趨於二元討論,要不投資綠色企業,要不從棕色產業撤資」,身兼日本三井住友銀行CEO的高島誠說。2021年初,日本政府也發布轉型金融指引,強調支持「難減產業」(hard-to-abate sector)減碳的迫切需要。

 

日本力挺轉型金融,一方面可能與日本經濟及能源供給,仍與煤炭緊密相連有關,一方面則是轉型金融在全球因應氣候變遷上扮演的關鍵角色。IPCC(政府間氣候變遷小組)指出,若要於2050年前控制升溫於2°C之內,全球每年需於相關措施投資3兆美元,其中,根據S&P Global的分析,轉型金融將占三分之一。

 

CDP的研究則指出,1988年至今,全球70%的溫室氣體排放量來自僅僅100家企業。全球工業部門50%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則來自僅僅25家企業。過去,這些高碳排企業一直被拒於「綠色債券」的門外,外界因此預期,轉型金融的發展能夠創造傳統融資及永續性融資之間的橋樑,將原本「綠色債券」獨有的效益,向外延伸至更多產業和債券發行人。

 

 

轉型金融,怎麼「轉」?

 

截至今日,販售完畢的「轉型債券」數量並不多。舉例來說,2020年3月,英國最大的天然氣公司Cadent Gas發行6.08億美元的轉型債券,資金用於改造傳輸管線,用以改善甲烷外洩,並為未來傳輸氫氣等低碳能源做準備。

 

2017年至今,中國青山發電有限公司(下稱「青電」)前後發行了3檔轉型債券,為位於香港的燃氣發電場建造相關設施提供資金。事實上,對於能否將上述債券稱作「轉型債券」,一直備受爭議。部分人聲稱,當世界從燃煤向再生能源轉型,天然氣扮演轉型的橋樑,在再生能源基礎設施仍在建造時,提供日常所需的能源。另一群人則聲稱上述債券延長了化石燃料的使用,因而不符合「轉型」的定義。

 

青電的例子,顯現對於「什麼才能稱做『轉型』」,全球取得共識的重要性。目前,全球對於如何使用「轉型」(transition)這個標籤,尚未有市場共通及採納的標準。另外,債券發行單位的資訊揭露仍欠缺規範、鮮少經過查證。上述兩項因素,大幅引發投資人的疑慮,缺乏可信度、一致性、及可比較性的結果,增加轉型債券淪為「漂綠」,或「漂『轉型』」(transition-washing)的風險。

 

2021年1月,中國銀行香港分行依照ICMA(國際資本市場協會)2020年12月最新發布的指引、發行7.8億美元的轉型債券,主要為建造燃氣發電場提供資金。部分人士認為,該檔債券「欠缺轉型債券應該具備的野心」,並認為由於該檔債券並未訂定以科學為基礎的目標,該檔債券與巴黎協定的目標並未一致。

 

儘管如此,該檔債券於發行一個月後,超額認購逾400%,在債券市場表現突出,顯示投資市場對轉型金融的高度需求。

 

 

高碳排產業發行轉型債券,ICMA提供指引

 

2020年12月,ICMA(國際資本市場協會,International Capital Market Association)發布《氣候轉型金融手冊》(Climate Transition Finance Handbook),為企業的氣候轉型策略提供資訊揭露的指引。外界預期,該本手冊能使高汙染產業更容易踏入永續性債券市場,提升債券發行人的透明度。

 

該本手冊指出,任何使用「轉型」這個標籤的資產、專案、或組織等,都應該明確述及債券發行人的目標,及其如何與巴黎協定契合。

 

不過,對於轉型債券、專案、活動或其資金使用範圍,該本手冊並未提出相關定義。若讀者有興趣,可進一步參閱安盛投資管理(AXA Investment Managers)2019年發布的《Financing brown to green: Guidelines for Transition Bonds》 ,及英國工業聯合會(CBI)2020年發布的《Financing Credible Transitions》 。■

 

 

 

enlightened 圖片來源:Cartoon vector created by macrovector - www.freepik.com

mail 資料來源:

Japan bank head says transition funds are critical for climate

Biggest Polluters Need a Rulebook to Unlock Cash for Change

‘Transition Washing’ Is the Newest Sustainability Dodge

Transition Finance: Finding A Path To Carbon Neutrality Via The Capital Markets

yes 編譯:台灣企業永續研訓中心 (CCS) / 柏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