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趨勢

文章分類按鈕

英國脫歐後大學招生新趨勢

隨着全球對高等教育的需求與日俱增且持續轉變,以及面對脫歐和疫情等前所未見的挑戰時,英國大學將如何應付招生問題?本文將與大家分享此局勢對學生帶來的影響。

 

從百年歷史到聞名於世的學術成就,英國大學向來備受國際學生青睞,其中以牛津及劍橋大學為英國首屈一指的大學,逾四分之三的英國首相皆為牛劍校友。牛劍、倫敦政治經濟學院(The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倫敦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和倫敦帝國理工學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更被譽為G5精英大學,以專注於科學、工程、醫學和商科的教學和研究聞名。英國羅素集團相當於美國長春藤盟校,由二十四所世界級研究型大學組成,各有其特色、教育理念和辦學方針。

 

倫敦國王學院(King's College London)是現時歐洲最大的醫療保健學習中心;華威大學(University of Warwick)提供現代化校園;約克大學(University of York)的學院制度則為學生提供緊密支援和跨學科的學習環境。

 

儘管面對脫歐和疫情等挑戰,英國各大學的學術地位和實力仍無可取代。英國大學招生服務中心(Universities and Colleges Admissions Service, UCAS)於7月8日公布了《2021年英國本科申請數據》,2021年英國本科申請人數卻不降反升。

 

截止到2021年6月30日,全球共有682,010名申請人(相較於2020年增加了4%)提出了2,955,990份申請(相較於2020年增加了6%),創下近10年來新高。為了錄取足夠多的學生,大學發放的錄取名額也增加了3%,共發出1,998,690份錄取書。UCAS預測,今年秋季最終入讀英國本科的學生也同樣會達到創紀錄的水平。

 

 

本地與國際學生比例出現變化

 

為了應對歐盟學生的人數下降,及外界憂慮脫歐所帶來的文化多元衝擊,英國大學都將招生的方向轉至海外學生。

 

來自英國本土的申請總數達到了551,620人,去年為452,220人,同比增長21.98%。此前每年,英國本土學生的漲幅百分比均保持在個位數,今年突然暴漲可能和疫情有關。疫情讓不少英國學生放棄了出國留學的想法,出現了大量英國當地學生回歸本土高校的情況。

 

來自歐盟國家的申請人數今年斷崖式下跌,僅為28,400人,同比下降42.8%,為近10年來最低,這應該和英國脫歐有關。英國脫歐前,歐盟非英國學生可以和英國本地學生一樣享受同樣的學費待遇;而英國脫歐後,歐盟學生需要按海外學生的標準支付較高的學費,還要面臨更複雜的出入境限制。

 


 

除英國及歐盟外的國際生申請人數達到102,000人,同比增長39.57%。

 

隨着申請人數大幅增加,一些備受追捧的熱門科目例如醫學系、經濟系、金融系等,國際學生報考的競爭會更大。

 

 

防疫措施或成新常態?

 

疫情下英國大學不斷適應、設計和執行遙距學習的對策,成功運用虛擬實驗室和模擬工具讓學生持續參與科學研究,發展各種技能,助學生奠定理論知識的基礎。以Imperial的綫上實驗室為例,學生可透過預錄的視頻觀察實驗,並將理論知識聯繫起來,從而預測實驗結果。

 

為了確保教職員和學生的健康和安全,英國大學一直實施、檢討和修訂它們的衞生防疫措施,除了常規裝備,還利用數碼方案協助防疫。例如Imperial的疫症接觸者追蹤中心,可連接國民保健署的測試和追蹤服務;牛津大學的「seat-finder」應用程式,協助學生在閱覽室尋找適當位置以保持社交距離;華威大學和約克大學的學生,可進行每兩周一次的無症狀病毒檢測。

 

大學亦全面支援來自英國以外的國際學生度過隔離期,例如約克大學與連鎖超市合作為接受隔離的學生提供送貨熱綫服務;華威大學則準備了大量綫上實用資料,助學生在隔離期間保持積極的生活態度。

 

 

近年大學教育新趨勢

 

英國大多數的大學都認為脫歐對辦學影響不大。根據英國政府委託進行脫歐對英國高等教育影響的研究,歐盟學生由於失去了「歐盟國學生身分」而不獲英國學生貸款的批核,及面臨畢業後的工作限制,估計脫歐後首年歐盟學生的入學率將減少57%*。雖然歐盟學生人數減少對大學的收入可能造成損失,但由於頂尖大學在脫歐後仍備受國際學生歡迎,故預計受到的影響較小。

 

與此同時,約克大學的國際收生總監Rachel MacSween表示,因英國將按脫歐協議繼續參與歐盟科研創新資助計畫「地平綫2020」(Horizon 2020),英國大學將能繼續獲得研究經費,以保持大學在研究範疇的競爭性。

 

1. 積極招收弱勢及公立學校學生

 

為配合擴招高等教育人數的承諾,英國頂尖大學普遍均降低了收生門檻,接納成績低於標準入學要求的弱勢學生。由二○一六至二○二○年,牛津錄取公立學校學生的比例從58.0%上升至68.6%,而從社會經濟弱勢地區錄取的學生比例則由8.2%上升至15.9%。儘管如此,大部分英國大學近年都擴大招生容量,普遍都認為此趨勢將不會對國際學生構成重大影響。

 

2. 多元化跨學科選擇

 

英國大學正提供更多元化的課程,將藝術、人文、社會和自然科學的理論探討和實際應用結合起來。

 

例如華威大學的環球可持續性發展課程,讓學生探索人類在維持社會、經濟和環境的可持續發展下生活和工作;約克大學的生物物理科學和數學生物科學等本科課程,要求學生參與跨部門學習及研究;始於牛津且歷史悠久的哲學、政治和經濟學(PPE)跨學科的本科課程,現時亦於華威大學、約克大學和倫敦國王學院等頂尖大學提供。

 

倫敦國王學院的種子基金計畫「King's Together」亦已成立,資助社會公平和可持續發展等跨學科項目;倫敦帝國理工學院所提供的工程學科,除了土木、機械等傳統領域,學生還可選擇分子生物工程和材料與核工程等分支學科,今年開始亦有與經濟及商業有關科目可選。

 

由此可見,英國頂尖大學的課程設計和內容漸趨跨學科,旨在為學生提供廣泛的學科基礎知識,以及應用於現今社會上的實際需要。

 

 

 

enlightened 圖片來源:Upsplash

mail 資料來源:European University Association : Briefing. Universities after Brexit: An update on EU-UK relations

                        Universities and Colleges Admissions Service : 2021 cycle applicant figures – 30 June deadline

                        巴士的報 : 脫歐及疫情下 英國大學招生新形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