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趨勢

文章分類按鈕

東京奧運好熱!你也感到「氣候焦慮」嗎?

圖片來源:紐約時報/Antoine Maillard

 

 

正當我們為東京奧運感到熱血沸騰,或許你也注意到,為了避免馬拉松選手跑到熱衰竭而倒下,主辦單位已經將競賽場地向北移動800公里 。或許你也注意到媒體報導:「東京奧運是史上最熱的奧運賽事之一」,選手、工作人員中暑的情況頻傳,主辦單位調整賽事時間因應……。

 

未來幾年,當氣候持續暖化,我們可能需要在運動賽事做出更多相似的調整。三十年之後,東亞45座大型城市中只會有6座能在舒適的天氣下舉辦八月的夏季奧運會,東南亞則沒有一座城市能舉辦,日本媒體Nikkei Asia指出。

 

除了東京奧運的炎熱,同時間中國遭遇千年一見的洪水、西伯利亞發生前所未見的森林大火、太平洋西北地區經歷兩個月、超出科學理解的熱浪,讓「三年後再戰巴黎奧運」的期待,似乎有些不對勁。

 

「我們往未來規劃了更多場奧運:2032年在澳洲布里斯班,接著2036……一路往後到2052年,好像我們的未來將和過去一模一樣,好像我們只要下定一點點的決心、做出微幅的調整,世界就能一如往常、舒適地享受奧運賽事。……我們觀看奧運是因為賽事有趣,是因為我們喜歡看到我們的選手們獲勝。但同時,我們可能也需要認知到,當氣候危機已經發展到現在這個階段,當各式氣候災難不斷迎來,卻仍有人試圖讓一切照舊(business-as-usual),這是如此地讓人不安、甚至恐懼」,《時代》雜誌記者Alejanadro De La Garza寫道。

 

 

感到「氣候焦慮」?你不孤單

 

「氣候焦慮」(climate anxiety)是指,當人們持續遭遇極端氣候、具體意識到暖化可能帶來的衝擊,而感到憤怒、擔憂、不安的情緒。可能為自然生態感到哀傷,可能為生存感到恐懼。

 

通常,已經實際遭到極端氣候衝擊的地區(大多是低度開發國家、及開發中國家),比起目前衝擊較小的地區(大多是已開發國家)更將氣候變遷視為威脅。「氣候焦慮」實際的感受為何也因人而異,一位因洪水失去家園的越南小孩可能經歷「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一位生活如常、卻頻繁看到災難新聞的人可能感到愧疚,或因此情緒低落。

 

「對於氣候焦慮,我們不認為有單一、簡單的解方」,Good Grief Network的執行長說。「從對你有意義的地方開始,不管它是大是小,接著在實踐的過程中,覺察你的想法如何改變。」舉例來說,當說到「節能」,人們很常想到要隨手關燈。但實際上,烘衣機運轉一次使用的電力,足以讓一顆標準的LED燈泡亮整整13天。

 

Good Grief Network是一個國際非營利組織,運用十個步驟,協助有需要的人在10周的時間與支持團體每周進行對話,逐步調解氣候焦慮,最終將情緒「轉化為有意義的行動」。

 

除了個人調適之外,《富比世》雜誌也指出,企業應該建置相關的協助方案,協助員工調適氣候焦慮。經歷新冠疫情之後,許多企業開始注意到員工的心理健康,而氣候焦慮也應該在規畫之列。一份國際研究則指出,由氣候災害引發的心理創傷,比氣候災害導致的身體傷害,案件數量多了40倍。儘管目前相關研究較少,忽略員工因為氣候變遷引發的心理焦慮,可能讓企業付出成本,值得企業重視。■

 

 

 

enlightened 圖片來源:紐約時報 / Antoine Maillard

mail 資料來源:

Climate Disasters Are Making It Hard to Enjoy the Olympics. And I’m Not Sure I Want to, Anyway

How to Calm Your Climate Anxiety

Employers Have Started To Focus On Mental Health – Have They Factored In Climate Anxiety?

yes 編譯:台灣企業永續研訓中心 (CCS) / 柏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