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趨勢

文章分類按鈕

中國封殺補教業,教育體系如何改革?

中國為減輕學童負擔、挽救生育率,最新規定學科補習班轉為非營利,並禁止融資上市。頓時教育類股重挫,補習班落得跟「黑」、「黃」一樣,人人喊打,究竟中國補教業有多野蠻?反觀台灣同樣面臨補教業當道的環境,高等教育機構該如何加強影響力,焦慮的學子和家長們又何去何從?

 

近來中國城市裡撲天蓋地都是教育培訓機構的廣告,刺激「雞娃」父母的焦慮感。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上海媒體人劉為(化名)自稱是名「雞娃」媽媽。

 

她最近正提筆寫一本關於中國爸媽「雞娃」的非虛構小說,打算把自己和身邊光怪陸離的實戰故事,全部寫進書裡。

 

「小三之前,我的孩子只有上奧林匹亞競賽數學,後來發現,同學都在上英語,有的小學畢業生就可以背到中考(類似於台灣過去的高中聯考)程度的單詞量,」劉為說,她直到孩子上三年級「才」意識到雞娃很重要。

 

劉為除了把孩子送培訓機構補習學科,她也開始花大把時間陪孩子寫作業。如果遇到難題,她就用手機拍下題目照片,再用app上傳到打著AI驅動為噱頭的線上教育平台,透過圖片辨識功能,從平台題庫裡找解方。「一定要陪著、盯著孩子寫作業。這樣他們才有多出來的時間,才能超前學習,」劉為強調。

 

劉為是這代中國中產父母的一個縮影。部份父母對孩子的教育「過度介入」又「過度焦慮」,讓小孩在校外補習語文、數學、外語、物理、化學,科科超前學習,宛如在孩子的手臂裡「打雞血」,普遍稱為「雞娃」。

 

但最近一紙紅頭官方文件,把這群父母的超前部署計劃打亂了。

 

救救生育率,中國史無前例對補習班出重拳

 

724日,中國國務院頒發通知《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以下簡稱「雙減」) ,禁止各地培訓機構為615歲義務教育階段的孩子提供學科補習,現有的學科補習班統一登記為「非營利」單位,同時禁止外資控股或參股學科類的培訓機構。

 

這代表了藝術、體育等才藝班不受影響,但專攻義務教育階段的課輔或補習班,一律封殺。

 

通知更明確寫下:要「緩解家長焦慮情緒」、「著眼學生身心健康成長」。

 

在中國人口成長率創下60年來新低、出生率大幅滑落的當下,這道新政,被外界普遍解讀為降低生養壓力、救救生育率的手段之一。

 

補習班被掃黑、掃黃,人人喊打

 

中央雙減政策一出,地方立刻大動作配合。先是廣東省宣布,要把校外培訓機構的治理,納入「掃黑除惡」以及社會矛盾治理考核;湖北省多地則是讓「掃黃打非」辦公室介入這波「護苗」行動。 一時間,補習落得跟「黑」、「黃」一樣,人人喊打。

 

原來在美股、港股風光的中國教育類股,股價更隨著政策一出全部重挫。高盛(Goldman Sachs)估計,這波新規,將會使行業規模縮水1/4。有中國國資背景的投行中金公司,也在報告中表示,「這次教育培訓行業規範管理的嚴格程度,史無前例。」

 

「政策方向早已經知道,但沒想到速度來得那麼快,」一位在中國深耕數十年的台資美語教育機構經理人說。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販賣焦慮的機器,疫後更嚴重

 

事實上,從3年前開始,中國官方就在著手整頓校外補教業。

 

2018年,中國教育部、國務院先後發布要減輕中小學生負擔、規範校外培訓機構的規定。去年底,「中國未成年人保護法」修訂版詳列,不得佔用法定假日、寒暑假期幫未成年學生集體補課。

 

中國補習班暴風式地擴張成長,不過這幾年的光景。

 

中國有句話「不管就亂,一管就死」,恰恰能套用在補教行業上。

 

「城市裡的小區電梯、停車場出車口的檔桿,撲天蓋地都是培訓班廣告,都是『你的孩子不這樣做,就會怎麼樣』,製造焦慮,」孩子剛滿6歲、在外商企業工作的王昉說。

 

打開中國的網路和電視,節目《奇葩說》有線上教育平台「作業幫」的廣告、《最強大腦》節目裡有「猿輔導」,所有熱門綜藝節目,都能看到大型教育品牌的身影。光2020年,線上教育行業融資額近540億元,遠遠超過前4年融資規模的加總。拿到錢,疫後搶學生,網路廣告量是第一季的7倍。(見表)

 

 

資料來源:IT橘子

 

資料來源:AppGrowing

 

一場新冠疫情(Covid-19),也沒有打倒這批補習機構的生存。

 

據中國互聯網信息中心的報告,在中國疫情最嚴重的3月,中國線上教育的使用者規模是4.2億;6月份疫情趨於穩定,但該數字依然有3.8億人口,佔中國全體網路使用者的4成。

 

再細看義務教育階段的補習課程規模,中國科學院發布的報告顯示,2020年暑期前後,猿輔導、好未來、作業幫、高途等大型教育平台的收費課程,使用者合計超過1215萬人。這都還不包括線下培訓課程的上課人數。

 

補教淪為看坪效、翻桌率的資本遊戲

 

行業能夠蓬勃成長,實情是,補教業淪為中國資本遊戲的另一個戰場。

 

曾在北京擔任創投顧問、參與投資中國教育行業的烏仕明觀察,在中國,教育是一個長期成長的賽道,但大約5年前,各種校外培訓機構紛紛出現,品質參差不一。「很多把教育事業弄得像百貨公司一樣,去計算『坪效』、每一個課程的『翻桌率』;還有輔導老師的背景不清楚、外國師資來源混雜,」他說。

 

「教育是服務性產業,但制度、理念容易被資本帶跑。這個行業一定需要走向上市嗎?」烏仕明直言,資本的催化下,中國的教育培訓機構逐漸走向販賣焦慮的機器。

 

商人憑什麼能狠狠掐住中國父母的焦慮?社會制度還是關鍵原因。

 

「父母雞娃的終點,就是為了高考(相當於台灣過去的大學聯考)!」王昉說。

 

在中國,普遍認定「教育」能幫助階級翻身。然而,中國大約只有一半的國中畢業生能升上高中,更只有一成多的高中畢業生能夠上大學。

 

「沒有好一點學歷,你在這個社會的出路在哪?」劉為問。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教育現場的「劇場效應」

 

為了擠進大學窄門,父母們從國中開始,甚至提前到小學、幼稚園,就把孩子送到補習班,早早學習下一個階段的科目。

 

「看到雙減政策一出,微信群裡的大家(父母)呵呵兩聲,」劉為形容,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父母們很清楚,如果不提前學,(孩子)就是考不上好學校。」

 

而面對監管新規,教育機構已默默地調整起業務。被認為是陳可辛電影《中國合夥人》的原型人物、曾寫下留學聖經GRE《紅寶書》的俞敏洪,他創辦的老牌英語教育機構新東方,7月份,部份分校開始新增非補習班的營業項目,例如中小學生的托管,或是增加藝術或體育類課程。

 

「要怎麼把學科的教育培訓轉為非營利?還不知道。從目前中國的政策來看,先把資源回歸到校園,但還需要其他配套,」烏仕明坦言。

 

劉為形容,說到底,教育現場還是「劇場效應」:在電影院看片,突然有人站了起來;接著後面一排、再後兩排的人也跟著站起來,到最後,全劇院的人都站著看電影。

 

「中國的父母現在都還是站著,」劉為說。

 

enlightened 圖片來源:天下雜誌:中國出重拳!學科補習班被封殺,中國雞娃家長會收手嗎?

mail 資料來源:天下雜誌:中國出重拳!學科補習班被封殺,中國雞娃家長會收手嗎?   文:史書華|責任編輯:黃韵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