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趨勢

文章分類按鈕

遠距教學不該成為「唯一」的學習途徑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若我們只將遠距教學當作未來唯一的教育途徑,卻沒有去反思教育真正的本質與結構性問題,那我們不只是在進行階級再製,更是在塑造貧富差距,創造極端的教育不均等。

 

 

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燃燒後的實體學校,關閉了接近三個月,但是疫情趨緩的當下,我們卻沒有鬆懈的本錢。教育系統應當要在此刻重新探究教育的本質、解構教育的形式,進而重新建立後疫情時代的教育系統。

 

當疫情快速傳播,實體學校被切斷時,沒有人能預期往後的發展,國家簡單的一句線上遠距課程,卻是給教育現場如洪水般的災難。

 

回溯過去一段時間台灣線上教學的軌跡,不乏有認為線上學習將成未來主流的論述,但對於遠距教學負面影響抱持擔憂的也有其立場

 

實體課室關閉,我們能看見什麼?

 

學習教育的人,對於正式課程、非正式課程與潛在課程這三個名詞一定不陌生。明訂於課表中的科目,一般稱為正式課程;學校當中的社團活動、集會、競賽、表演等,則屬於非正式課程;師生間的互動、同儕關係、環境氛圍等均是潛在課程。

 

雖說傳遞特定的科目知識,是學校重要的功能之一,但其實很多的學生之所以喜歡上學,大多數是因為非正式課程與潛在課程的因素。

 

學生文化裡面大家最認同的一段話:「上課的目的,是為了下課」。很多學生是為了期待與朋友、老師的互動交流而去上學,學校內的正式課程對他們來說,反而不是維持上學的動機。曾經身為學生的我們,多數都很期待社團時間,更想努力做好展演活動,喜歡在校園內跟好朋友打混摸魚、一起到校園附近的餐廳吃飯….等,這些都是我們最珍貴的校園回憶,而「翹課」的行為,更是一種非常特別的學習經驗。

 

但當學校的課室物理空間關閉之後,我們看見了多數的線上教學,僅能發揮「正式課程」的作用,許多教師們忙著將學科知識轉為線上的型態,投注了大量的時間規劃出有聲有色的線上課程,努力讓正式課程得以不被疫情所影響。

 

但一些遠距學習經驗告訴我們:更多學生在防疫期間的不適應,其實正是因為非正式課程與潛在課程的消失。失去了實體的課室,教學變成只有單向連結,難有同儕互動,各種的競賽活動也取消,同學之間幾乎失去了交流的機會。

 

因此,現在的我們必須意識到後疫情時代中,學校該如何在課室的物理空間消失後,仍然可以維持「非正式課程」與「潛在課程」?而遠距線上的科技,真的僅能發揮正式課程的功能嗎?

 

實體學校關閉之後,你不知道的另一面

 

但事實上,僅重視「正式課程」這個問題,並不是疫情下才有的,台灣的教育文化中,向來對「正式課程」的看重,就遠大於「非正式課程」與「潛在課程」,只是近來疫情的關係,讓這個問題徹底浮現而已。

 

關閉的實體課室,從某方面來說,卻意外地讓在校園內長期被霸凌或是無法適應團體學習型態但卻又不能逃離的學生們獲得短暫的救贖,國外的某些狀況甚至顯示,這些學生在學校重新開放後,將選擇其他的教育型態。另外也有一些家長,發現自己能掌握孩子的教育權利,進而選擇不回到實體學校,而採行在家自學。

 

除了團體適應的問題外,更有很多學習困難或特殊需求的學生,也因為學校教育制度的箝制,就算人到了學校,也只能在教室當中放空坐著,等待下課,既沒有人關心他們的學習進度,也沒人能帶他們離開那個無趣的空間,使得他的在學校時光只能虛度。

另外有一群孩子家庭功能不彰,依靠的就是實體學校的存在,才能維持基本生活,學校一停課,再高的科技都撈不回這些弱勢的學生,最終仍要依靠老師實際找尋,才不至於讓他們斷了與社會的連結。

 

重新看見多元的學習需求

 

線上教學的三個月,家庭資本雄厚的學生能在這波的疫情下持續精進學習;介於中間的家庭們則要努力在工作和學習的夾縫當中生存,但一不小心就會往下沉淪;仰賴學校生存的孩子則幾乎要斷炊;原本困於學校教育的學生,則獲得短暫的喘息。同樣時空下的疫情,卻存在各種不同的學習樣貌。

 

實體課室的存在,包裹住了這些好與壞的學習型態,讓我們相信似乎只要進了學校,一切都沒有問題,但當課室的物理空間被迫捨棄後,我們才猛然發現各類學生學習的真正問題。

 

筆者認為在當前的後疫情時代,我們該重新理解,不論是學校課室型態、線上教學或者是在家自學方案,這些都僅僅只是教育的「一種途徑」,而非「唯一途徑」。

 

多元的社會當中,教育本來就不該只有一種態樣。我們必須認真看待:確實有些孩子要適應學校型態的學習團體是困難的,但過去我們的教育系統,卻會迫使這些孩子長時間的待在學校,忍受著難以想像的痛苦;線上教學是一種新的趨勢,有的學生受惠於它的便利快速,但卻也是有學生無法僅僅與電子媒體互動而獲得任何學習效果;在家自學向來需要有雄厚的家庭資本才能支撐,但如有孩子真的適合這樣的學習途徑,政府該如何支持他們?

 

遠距教學,不該再次成為「唯一」的學習途徑

 

在這波的停課不停學,教育現場的線上教學技術與能力已經大幅躍進,但若我們只將遠距教學當作未來唯一的教育途徑,卻沒有去反思教育真正的本質與結構性問題,那我們不只是在進行階級再製,更是在塑造貧富差距,創造極端的教育不均等。

 

未來,我們究竟該如何利用科技,打造更多元平等的教育型態,我們可否包容更多不同學習需求的學生,讓他們透過適合自己的教育途徑,真正轉變為一個完整的個體?這是屬於我們不可逃避的重要議題。

 

所謂的科技,應該是作為輔助學習的媒介,但不能成為教學的主體,因為教育,是人的工作。

最後,筆者想要提醒,要能突破這樣的困境,並提供更精緻與個別化的教育品質,我們更需要重新檢討每一個教師能負擔的比例、教師的工作型態與本質,政府應該要開啟與教育現場的對話:「未來面對疫情的各種教育政策該如何制定,才能建立起不被疫情打敗的穩固教育系統,永續地支持我們國家的學習。」

 

enlightened 圖片來源:Unsplash   

mail 資料來源:關鍵評論網:學校與教室因疫情關閉後,遠距教學不該成為「唯一」的學習途徑   

                         文:楊逸飛|責任編輯:潘柏翰|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