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趨勢

文章分類按鈕

企業出資避免二氧化碳排放,可以算進「淨零排放」嗎?

 

 

 

現今,各國企業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購買「碳抵換」額度(carbon offset)。這自然十分振奮,但讓各界感到疑慮的是:我們是否允許企業,可以透過購買「避免、或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碳抵換額度,來實現他們要減少汙染的承諾?如果企業不減排,而大舉購買「碳抵換」額度,是否可以稱作達成「碳中和」、或「淨零排放」?對此,國際組織SBTi說不,彭博新聞(Bloomberg)則有不同看法。

 

 

 

進入本文的討論之前,有一個概念需要先和讀者釐清:直至今日,「淨零排放」(net zero)和「碳中和」(carbon neutral)之間的細部差異,各界仍舊爭論不休,尚未有定論。根據聯合國的定義,「淨零排放」和「碳中和」皆為:在「排放量」(emission)與「移除量」(removal)取得平衡。意即,「排放量」減去「移除量」等於零。「排放量」及「移除量」構成一家企業的「帳本」(ledger),兩者需要保持平衡,企業才能宣稱達成「淨零排放」、或「碳中和」。

 

其中一個爭論點(也是本文要討論的重點),便是「排放量」。到達成2050年「淨零排放」、或「碳中和」之前,企業設定各時期的氣候目標,逐步降低「排放量」。當企業在某一特定期間、其排放的溫室氣體量仍超出預設目標時,超出的排放量,企業可以透過購買「碳抵換」額度(carbon offset)來「抵銷」。碳抵換專案由全球各地的社群或企業執行,透過避免大面積毀林、建置再生能源案場…等,避免、或減少排放溫室氣體(avoidance/reduction)。這類型的碳抵換專案,成本通常較低。

 

另外,某些碳抵換專案透過生態復育、植林、固碳技術等,移除、或隔離溫室氣體(removal/sequestration)。購置這類型的「碳抵換」額度,則可以算上企業的「移除量」。這類型的碳抵換專案,成本較高昂,目前只佔全球碳抵換專案的5%以下。

 

 

「碳抵換」在淨零排放路徑的角色

 

 

「碳抵換」運作圖

 

 

現今,全球各地的企業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購買「碳抵換」額度(carbon offset)。讓各界感到疑慮的是:我們是否允許企業,可以透過購買「避免、或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碳抵換額度,來實現他們要減少汙染的承諾?如果企業不減排,而大舉購買碳抵換額度,是否可以稱作達成「碳中和」、或「淨零排放」?

 

SBTi(科學基礎減量目標倡議)這群在企業承諾領域、受各界尊敬的專家,說不,表示這將排擠降低汙染所需要的資金,並指出,只有當企業盡其所能、用盡各種可能的方式減排之後,企業才能夠購買碳抵換額度 。

 

聯合國「擴大自願性碳市場工作組(Taskforce on Scaling Voluntary Carbon Markets,TSVCM)」也持相似看法。該工作組於〈常見問題集〉中指出,由於全球的碳預算(carbon budget)有限,不允許我們「一切照舊」(business as usual),因此企業最優先的要務是減排、透明誠信地揭露,接著才是「抵換」

 

不過,「在科學家、技術員、政治家們一個一個產業進行檢視,檢視如何透過各個產業達成氣候目標之後,確實發現由於技術限制,完全減排對某些產業來說,目前仍是不可能的」,工作組指出。對於建築業、航空業、航運業等難減排產業(hard-to-abate sectors)來說,仍需要在轉型的階段,購買碳抵換額度來「抵銷」排放量。當技術持續突破、企業持續減排,企業對「碳抵換」額度的需求則要逐漸降低。

 

 

標準過高?

 

以SBTi的標準來說,企業購買「碳抵換」額度避免、或減少的溫室氣體排放量,不能算進企業的「碳帳本」(carbon ledger)裡面。某些企業表示這樣的標準太高,並認為他們應該要得到某種特別的「識別」,來標註、突顯他們購買了碳抵換額度。「如果無法識別、不能依此提升企業的『綠色分數(green credentials),買『碳抵換』額度有什麼意義?」

 

如本文一開始的討論,國際對於「淨零排放(net zero)」及「碳中和(carbon neutral)」之間的細部差異,仍存在一定的分歧。儘管部分人士提議,可以允許企業用碳抵換額度來實現「碳中和」、而不能算上「淨零排放」,但對於不熟悉專業詞彙的一般大眾來說,兩者其實很難區分。部分氣候專家也憂心,這將為只想「漂綠」(greenwashing)的企業創造模糊視聽的空間。

 

聯合國TSVCM工作組在2021年7月出版的報告,除了「碳中和」和「淨零排放」之外,還用了另一個詞彙來形容購買「碳抵換」額度的企業:實現碳中和、並在邁向淨零排放的路上(carbon neutral on the path to net zero)

 

 

 

對碳排放負責(carbon responsible)

 

不容置疑的,兩種類型的碳抵換專案──「避免、或減少排放溫室氣體」及「移除、或隔離溫室氣體」──都迫切需要資金挹注。而給予企業適當的「識別」,則可以促進資金向專案執行者流動,加速全球邁向淨零排放的進程。

 

「對碳排放負責」(carbon responsible)或許是適當的識別方式,Bloomberg記者Jess Shankleman和Akshat Rathi說。

 

目前,全球僅有小部分的企業制定氣候計畫,其中更小一部分的企業的目標有受到SBTi認證。如果企業想對污染負起責任,企業可以從購買「避免、或減少排放溫室氣體」的碳抵換額度開始。這不會算進企業的「帳本」,「抵銷」企業的排放量,但可以為企業贏得「對碳排放負責」的標籤,讓他們能與廣大、完全還沒開始有所行動的企業有所區別,脫穎而出。

 

如果企業真的想要算進「碳帳本」、平衡企業的「排放量」,企業則需要購買比較昂貴、但有實際降低大氣中溫室氣體含量的碳抵換專案(移除、或隔離溫室氣體)。只有當企業盡其所能、用盡各種可能的方式減排,並用「移除、或隔離溫室氣體」的專案平衡剩餘的「排放量」,企業才能宣稱達到「碳中和」、或「淨零排放」。■

 

 

enlightened 圖片來源:Getty

mail 資料來源:

Net Zero Is Hard Work, So Companies Are Going ‘Carbon Neutral’

Carbon Offset Trading Is Taking Off Before Any Rules Are Set

Taskforce on Scaling Voluntary Carbon Markets, Summary

Taskforce on Scaling Voluntary Carbon Markets, FAQs

Taskforce on Scaling Voluntary Carbon Markets, Phase 2 report

yes 編譯:台灣企業永續研訓中心 (CCS) / 柏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