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趨勢

文章分類按鈕

退休基金的兩難:永續投資不一定能賺錢?

 

 

「GPIF必須永遠回歸退休基金從事投資的初衷──獲利」,日本政府退休金投資基金(GPIF, Government Pension Investment Fund)前董事長Eiji Hirano表示。GPIF是全球規模最大的退休基金,在法律規定下,GPIF具有法定義務,為日本公民創造獲利。而目前,並不是每個人都同意,ESG投資增進的非財務績效,能夠直接為退休基金帶來獲利。

 

無獨有偶,歐盟退休金協會(Pensions Europe)近期也表示,他們仍不確定退休基金產業要如何在財務獲利與ESG投資之間取得平衡。「目前,歐洲的退休基金具有法定義務,要以受益人長期的最佳利益進行投資」,協會秘書長Matti Leppala說,「至於達成ESG目標是否會與信託責任(fiduciary duty)相衝突,這還很難說」。這樣不明確的情況,代表掌管5兆美元的退休基金投資者可能不會在永續型資產放入太多資金。

 

退休基金有潛力成為企業不可忽視的對手,敦促企業增進ESG績效。「但目前對於退休基金及其受託人來說,要正當化進行ESG投資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很多情況下,很難論證ESG投資的績效」,負責美國一個教師退休基金(TIAA)進行責任投資的經理人Amy O’Brien說。根據彭博的數據,今年年初至今,歐洲ESG基金獲利14%,比Stoxx歐洲600指數低4%;美國及日本的基金獲利也相較較低。

 

相較來說,加拿大公共部門養老金投資機構(PSP Investment, Public Sector Pension Investment Board)自2001年起便將ESG納入投資決策中,是ESG投資的先行者。在沒有太多政策干預下,透過董事會及高階主管的內部討論,加拿大PSP Investment以符合內部法規、投資策略、及投資願景的方式進行ESG投資。

 

「融入ESG對退休基金來說非常適合」,在加拿大PSP Investment掌管責任投資的執行董事Stéphanie Lachance說,「退休基金的投資本就屬於長線布局,再加上多元化的投資組合,成為退休基金推動ESG最大的利器」。Stéphanie Lachance與英國牛津大學的資深研究員Judith C. Stroehle近期發表一篇研究〈The Origins of ESG in Pensions: Strategies and Outcomes〉,分析加拿大PSP Investment融入ESG投資的方法。

 

或許對於退休基金產業來說,問題的關鍵在於:「退休基金的信託責任是什麼?是否需要重新定義?」,歐盟退休金協會的秘書長Matti Leppala說。「儘管ESG要素很重要,但一直以來我們強調的都是為退休金創造獲益。或許,未來退休基金可以採用『雙重重大性』(double materiality),將『外部因素對投資的衝擊』及『投資對外部因素的衝擊』皆納為退休基金的信託責任。」■

 

 

 

enlightened 圖片來源:freepik

mail 資料來源:

Ex-chair of world’s biggest pension fund sounds caution on ESG

European pension funds struggle in pursuit of returns, doing good

Why PSP Investments Is Good at ESG

yes 編譯:台灣企業永續研訓中心 (CCS) / 柏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