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趨勢

文章分類按鈕

「大躍退」?中國弱化英語教育的意義

JIALUN DENG

 

1978年在北京大學法學院讀書時,李克強的外套口袋裡塞滿了手寫的紙條。紙條上一面寫著一個英文單詞,一位前同學回憶說,另一面寫著對應的中文。

 

李克強如今是中國總理,他也曾是中國英語學習熱潮的一份子。一份名為《學英語》的雜誌當年賣出了50萬份訂閱。1982年,大約有1000萬中國家庭——幾乎相當於當時擁有電視機的中國人總數——觀看了英國廣播公司(BBC)的英語學習節目《跟我學》(Follow Me),節目的台詞包括:「你叫什麼名字?」「我叫簡(Jane)。」

 

英語在改變中國社會、文化、經濟和政治面貌方面所起的作用,怎麼說都不過分。英語幾乎是中國改革開放政策的代名詞,該政策將一個貧窮封閉的國家變成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這就是為什麼當上海這個中國最國際化城市的教育部門上個月禁止當地小學舉行英語期末考試時,許多人感到震驚。

 

總的來說,中國當局正在減輕學生的學習任務,致力於減輕家庭和家長的負擔。儘管如此,許多對英語感興趣的中國人還是忍不住將上海的決定視為對英語和西方總體影響的抵制——也是遠離開放世界的又一步。

 

許多人稱這種現象為「開倒車」或中國的「大躍退」,這個說法影射的是20世紀50年代末一場災難性的工業化運動,曾導致人類歷史上最嚴重的人為饑荒。

 

去年,中國教育部門禁止小學和初中使用海外教科書。今年早些時候,一位政府顧問建議該國每年一次的高考應該停止考英語。今年夏天,針對營利性課後輔導機構的新限制影響了很多長年教授英語的培訓機構。

 

一些不願透露姓名的教授表示,大學也不鼓勵原版英文和翻譯書籍,尤其是在新聞和憲法研究等更敏感的學科。其中三人抱怨稱,一些得到政府授權教科書的質量受到了影響,因為其中一些作者是因其資歷和對黨的忠誠而不是學歷而被選中的。

 

一本名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新教材將是上海學校裡的必讀書目。

一本名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新教材將是上海學校裡的必讀書目。
BERTHA WANG/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今年夏天,北京的著名學府清華大學的校長在給每位新生髮了一本歐內斯特·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的《老人與海》(The Old Man and the Sea)中文版後,遭到了抨擊。他在一封信中寫道,他希望學生們學會勇氣和毅力。一些社群媒體用戶質疑他為什麼會選擇一位美國作家的作品,或者他為什麼不鼓勵學生為中國的崛起而學習。

 

在一些情況下,共產黨的正統理論正在取代外國文本。上海的小學可能不會進行英語測試,但本月開始,上海的小學、中學和高中將要求閱讀一本關於「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新教材。每個學生都被要求在一個學期內每週參加一次課程。

 

共產黨正在加強意識型態控制和民族主義宣傳,這一努力可能會讓局面回到20世紀50年代和60年代,當時中國與世界大部分地區隔絕,政治運動優先於經濟增長。中國官方媒體上週廣泛傳播的一篇民族主義文章提到了「美國已經開始對中國發動的野蠻而兇猛的攻擊」。

 

僅在幾年前,中國政府仍在強調學習外語。「中國的外語教育不能削弱,而要繼續加強,」共產黨的官方報紙《人民日報》在2019年寫道。該文章稱,2018年有近兩億中國學生學習外語,從小學一直到大學。他們中的絕大多數都在學英語。

 

長期以來,閱讀和說英語的能力被認為是高薪工作、出國留學機會和更好信息獲取管道的關鍵。

 

上世紀70年代末,當李克強在北京學習法律時,這個國家剛剛從文化大革命的混亂中走出來。李克強的大學同窗、現生活在北京的律師陶景洲說,李克強和同學們都想學習西方法律,但大部分課本都是英文的。教授鼓勵他們學習英語,並將一些原著翻譯成中文。

 

李克強成為了英國法學家丹寧勛爵(Lord Denning)著作《法律的正當程序》(The Due Process of Law)翻譯團隊的一員。

 

在上世紀80和90年代,許多城市裡的年輕中國人會聚集在「英語角」,用外語互相交流。一些大膽的人,包括未來的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開始與少數講英語的外國遊客交談,以提高他們的會話技能。

 

隨著互聯網的發展,一整代中國人得以通過《六人行》(Friends)和《宅男行不行》(The Big Bang Theory)等電視劇學習英語。

 

有商人靠英語輔導或提供英語考試指導而發了大財。位於北京的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成為一種文化熱潮,激發了票房大片《中國合伙人》的創作。片中主人公用中國的學習方法教授英語,比如把「救護車」這個詞記成「俺不能死」的中文諧音。

 

中國的高層領導曾以其英文能力為傲。2013年,李克強以部分英文在香港發表一篇演講。

中國的高層領導曾以其英文能力為傲。2013年,李克強以部分英文在香港發表一篇演講。 YAO DAWEI/XINHUA, VIA ASSOCIATED PRESS

 

中國最高領導人過去常以會說英語而自豪。前國家主席江澤民在2000年接受《60分鐘》(60 Minutes)採訪時背誦了林肯的葛底斯堡演說,並告訴咄咄逼人的香港記者,他們的問題「too simple, sometimes naïve」(太簡單,有時很幼稚)。而在最近的2013年,李克強總理在香港作出了一次部分是英語的演講

 

2008年金融危機後,英語失去了一些光彩。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似乎不會講英語。

 

如今,英語已經變成可疑境外勢力的特徵之一,自新冠疫情暴發以來,這種被民族主義宣傳助長的恐懼情緒在語調上更加惡化。結果,中國與外部世界的聯繫正在被一一切斷。

 

中國邊境管理當局8月表示,作為防疫程序的一部分,除了緊急必要情況外,將暫停簽發和續簽護照。護照已經過期的中國中產公民懷疑,哪怕等到疫情之後,他們也不能再出國旅行。

 

東部城市杭州的一些居民在接到境外電話後,會立刻被當地警方聯絡,詢問他們那是不是詐騙電話。初夏時,參加由日本外務省主辦的交流項目的學者和記者被罵為漢奸,並被要求進行道歉。

 

上週,上海,一所小學開學第一天的景象。

上週,上海,一所小學開學第一天的景象。 HECTOR RETAMAL/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對於試圖與海外保持聯繫的中國人來說,這可能感覺像是一個時代的終結。在北京市政府宣布打擊課外輔導機構之後,教育巨頭新東方的股價在7月出現暴跌。上海市政府的公告在網上受到了一些民族主義團體的讚揚。

 

但只要中國不關閉對外開放的大門,英語仍將被許多人視為開啟成功之路的關鍵。上海發出公告後,在一項約有4萬人參與的網路調查中,約有85%的受訪者認為,無論如何,學生都應該繼續學習英語。

 

新冠疫情和兩國之間的緊張局勢導致赴美讀大學的中國學生人數減少。但美國駐北京大使館表示,自5月以來,它已簽發了8.5萬張學生簽證。

 

上海一位有民族主義傾向的律師在其認證微博帳戶上寫道,他希望女兒學好英語,因為英語對中國的經濟發展有幫助。

 

「什麼時候可以不學英語?」他問道,然後他對自己的問題做出了回答:當中國成為最先進科技的領導者,全世界都需要追隨的時候。

 

「到那天,」他寫道,就是讓外國人「來學中文」了。

 

 

enlightened 圖片來源:紐約時報中文網:「開倒車」?中國弱化英語教育意味著什麼  

mail 資料來源:紐約時報中文網:「開倒車」?中國弱化英語教育意味著什麼  

文 / 袁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