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趨勢

文章分類按鈕

2°C的未來:那些將成為奢侈品的日常食物

 

 

許多人可能不知道,但原本日常的食品變為奢侈品,或由奢侈品變為家常美食,都是歷史上很自然的事。現在,因為氣候變遷的緣故,咖啡、巧克力、香料等將可能重回奢侈品的行列;肉類則因為極高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及高昂的環境成本,可能透過課徵「肉稅」,成為未來的奢侈品。「或許一個新的看法是,任何不應該太常吃、不應該吃太多的食品,都應該歸類為奢侈食品。」

 

 

 

在進入正題之前,先和各位讀者分享一則小故事。

龍蝦對今日的我們來說,是個高級、甚至略為奢侈的食物,但它並不總是如此。18世紀,龍蝦曾是富裕家庭敬而遠之、絕不可能出現在餐桌上的食物。在美國東岸,龍蝦的數量曾多到被用作肥料,或是作為監獄受刑人的日常飲食;當時甚至有政治人物將「房子周邊堆滿龍蝦殼」的情形,視為貧窮和落魄的象徵。

 

後來,是因為美國東西向鐵路的發展,才讓龍蝦躍升為高級美食。當時,鐵路經理人決定在火車上向富裕的乘客販售龍蝦套餐。這群來自西部、未曾鄙視龍蝦的富裕乘客迅速愛上龍蝦的口感,隨之將龍蝦帶回城市、放至高檔餐廳的菜單當中。19世紀末,龍蝦便牢牢鞏固它作為高檔、奢侈美食的地位。

 

相反過來,糖、鮭魚、草莓、咖啡、巧克力、香料等,都曾是歷史上貴族才得以享用的奢侈品,如今也早已變為家常美食。食物從原本是日常食品變為奢侈品,或由奢侈品變為家常美食,都是歷史上很自然的事。

 

 

現在,因為氣候暖化的緣故,咖啡、巧克力、香料等將可能重回奢侈品的行列。

 

咖啡

咖啡可以說是當今全球最受歡迎的飲品,全球每天大約喝下20億杯咖啡。不過,氣溫上升使拉丁美洲的咖啡樹正受到「咖啡葉鏽病」(coffee leaf rust)的侵襲,使咖啡樹葉更容易遭到真菌感染,大量枯黃、大量落葉;2012~2017年間,使200萬民咖啡農被迫捨棄原先種植的土地。

 

氣溫上升,也使適合種植咖啡樹的區域更為縮減。以非洲為例,研究預計2080年,適合種植咖啡樹的土地將只剩下原先的35%。

 

巧克力

巧克力由可可豆經多道程序製成。可可樹的生長環境要求高,需要一致平均的溫度、高濕度、充足的降雨量、氮含量高的土壤、及防風保護,這使可可樹幾乎只能生長在南、北緯20度以內的雨林地區。根據IPCC的預估,2050年可可樹種植的區域將因為升溫2.1°C而大幅縮減。

 

香料

氣候變遷使香料產地的降雨量上升、濕度提高,創造害蟲繁殖、或「白粉病」等真菌病害的最佳場域。印度「番紅花粉」的最大產地──喀什米爾,因為乾旱而大幅影響收成;馬達加斯加是全球天然香草的主要產地,2017年的颱風侵襲,曾重創該國30%的香草田,使香草價格一度比銀還貴,每公克要價600元美金(約新台幣一萬八千元)。

 

當食材來源越發稀有、價格越發高昂,某項我們習以為常的日常飲食,便將逐漸成為難以觸及的奢侈品。

 

 

我們最需要做到、卻又放不下的改變:肉

畜牧業排放的溫室氣體,佔全球排放總量的14.5%,而紅肉的生產佔其中的41%;全球牛肉生產排放的溫室氣體,大約等同印度全國的排放量;並且,以生產「每公克可食用蛋白質」所需要的土地來說,牛隻所需的土地,是豆科植物的20倍。不論是為了貼合全球減量路徑,或滿足全球持續攀升的人口所需的蛋白質來說,產出牛肉的隱藏成本,未來將更為高昂。

 

「令人擔憂的是,在許多國家,食物的零售價格並未如實反映食物生產的成本」,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UN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指出。當我們吃牛排時,我們並未支付肉品生產造成的溫室氣體排放、水汙染、空氣汙染、棲地破壞等環境成本。

 

或許,各國為了降低溫室氣體排放量,未來將仿造徵收「糖稅」(sugar tax),而進一步徵收「肉稅」。「或許,任何不應該太常吃、不應該吃太多的食品,都應該歸類為奢侈食品」,英國薩里大學「糧食、消費者行為、及健康中心」執行長Monique Raats說。■

 

 

 

enlightened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mail 資料來源:

The everyday foods that could become luxuries

These 5 foods could soon go extinct due to climate change

yes 編譯:台灣企業永續研訓中心 (CCS) / 柏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