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趨勢

文章分類按鈕

Kahoot如何將學習從被動到主動
假如你是一名老師,面對一群離不開手機的學生,會強制他們「上繳」,還是想辦法利用手機讓學生愛上學習?後者聽起來不太容易,因為學習本身就是「反人性」的。與國內線上教育打著「名師」、「專業」吸引家長的策略不同,Kahoot!是一款「人人皆可參與」的教學工具。Kahoot是cahoot的同音詞,意為「結夥、同盟」。這反映產品背後的另一個價值觀:學習應該是一項「社會化」任務。
企業出資避免二氧化碳排放,可以算進「淨零排放」嗎?
現今,各國企業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購買「碳抵換」額度(carbon offset)。這自然十分振奮,但讓各界感到疑慮的是:我們是否允許企業,可以透過購買「避免、或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碳抵換額度,來實現他們要減少汙染的承諾?如果企業不減排,而大舉購買「碳抵換」額度,是否可以稱作達成「碳中和」、或「淨零排放」?對此,國際組織SBTi說不,彭博新聞(Bloomberg)則有不同看法。
全球EV成長強勁,但仍需協助開發中國家才能達成氣候目標
近十年 EV(電動車)市場蓬勃發展,近2年銷售車輛快速增長。對於達成全球2050年氣候目標來說,無疑是振奮人心的趨勢。然而我們不能止於此,聯合國環境署交通單位首長表示,要達成巴黎氣候協定的目標,不能已開發國家由內燃車輛轉型為EV,以開發中國家為主的非洲及南美洲也需要跟進腳步。在這方面,已開發國家需要投入更多的資金協助開發中國家建立基礎建設,以及設計符合需求的產品提升民眾使用意願。
企業不再看學歷,反而對大學助益?
大學全人教育的目的,是培育兼具博雅專精的社會中堅與典範人才。但國內學生就讀碩博士學位意願逐年低落,以及許多大學生畢業以後往往認為學非所用等等。加上線上教學席捲全球,當企業深諳自己想要什麼樣的人才,就不再需要完全仰賴學歷的認證了。但未來職場的工作變化快速,因此大學的回流教育正是很好的充電場域,大學不再只是提供階段性教育的機構,更是促成終身學習的重要推手。
遠距教學不該成為「唯一」的學習途徑
新冠疫情燃燒後的實體學校,關閉了接近三個月,但是疫情趨緩的當下,我們卻沒有鬆懈的本錢。當疫情快速傳播,實體學校被切斷時,沒有人能預期往後的發展,國家簡單的一句線上遠距課程,卻是給教育現場如洪水般的災難。若我們只將遠距教學當作未來唯一的教育途徑,卻沒有去反思教育真正的本質與結構性問題,那我們不只是在進行階級再製,更是在塑造貧富差距,創造極端的教育不均等。